【人不轻狂枉年少】于郑

过去现在不停穿插
——

黑色的手雷划过雪白的背景显得异常显眼,落花狼藉一剑劈去,手雷炸起洋洋洒洒的白雪掩盖住对方的视线。
枪林弹雨躲在不远处的悬崖向下张望。
消失了?
不对,这个位置附近只有三个坐标会形成死角,一个在崖壁上,狂剑藏不起来,另两个以锋芒慧剑的速度……
郑轩啊,现在的对手……是落花狼藉啊……

【茫茫原野被冰雪覆盖,任何色彩在此时都异常地显眼。
枪林弹雨站在悬崖之上,郑轩一眼就看见了暴露在积雪后的半个剑身。
【枪林弹雨】:躲藏记得选个藏得住武器的地方啊。
下一刻,那半个剑身消失在积雪后,积雪另一半露出的是一束黑发。
郑轩好心情地笑了两声,黄少天探过头来看他的屏幕。】

勉强地勾起嘴角,鼠标指向对话框。
【枪林弹雨】:躲藏记得选个藏得住武器的地方啊。
“枪林弹雨的视角并没有出现落花狼藉的武器,这很可能是郑轩在诈于锋。”李艺傅解说道。
于锋下意识操纵着视角偏了偏头,却并不觉得葬花会暴露自己的身影。
不过……这句话好像有点耳熟啊。
“果然,于锋中计了,从这个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落花狼藉的发带暴露在了枪林弹雨的视野里。”

一颗僵直弹从视线的边缘划过,于锋确信自己的位置暴露了。
正思考着从何逃脱这被动的局面,忽的耳边传来炸响,视角不断翻转,于锋赶忙一个受身操作,翻滚而起。
爆缩式。
下一刻,闪光弹也在面前炸开,屏幕在耀白之后回归黑暗。
“爆缩式冲击力极大,雪景又极易被摧毁,不得不说这次蓝雨的选图对郑轩是极为有利的……闪光弹于锋也中招了!这下于锋可是太被动了啊。”
于锋忽然想起了什么。

【闪光弹在眼前炸开,屏幕一片漆黑,于锋只能靠着记忆操作着,熬过这几秒。
血条一点点下降,听着耳边的音效,于锋计算着自己的位置和对方的技能。
屏幕再亮起时,于锋惊讶地看着所处位置和自己估计的相差甚远。
【枪林弹雨】:散弹后加了了几颗冰弹,没听出来吧。
于锋瞥向对面屏幕后笑得眯了眼的郑轩,心下突然觉得,这人也挺好看的。

那是他还在蓝雨训练营的时候,战队主力来训练营指点。
这家伙,想故技重施吗?
于锋蹙起眉,仔细听着耳机内细微声音的变化。

郑轩点上冰弹,先丢了个手雷,看到落花狼藉躲了过去,瞄着落花狼藉落脚的地方一击。
“一击冰冻!冰冻结束前再接个僵直弹,以于锋的血量应该撑不到贴身了。”
果然,枪林弹雨再下一击就是一枚僵直弹。
刚刚好落花狼藉的致盲也结束了。

于锋看着迎面而来的僵直弹,任何操作都没有效果。
【落花狼藉】:听出来了。

郑轩鼠标一偏,一击射歪。
他……记得。

【枪林弹雨最后还是被锋芒慧剑近了身。
郑轩估计着飞枪逃脱的可能性。
【锋芒慧剑】:现在想要逃很难吧。】

“于锋开了狂暴,虽然有血气唤醒的加成,但看起来还是撑不到反杀呀。”
落花狼藉一路连跑带躲终于靠近了枪林弹雨,可惜血量少了大半。
【落花狼藉】:现在想要逃很难吧。
落花狼藉用了抓取技噬魂血手,成功贴身。

郑轩的手抖地有些厉害,熟悉的字眼扼住了他的呼吸。

【枪林弹雨被锋芒慧剑近身缠住,郑轩盯着技能条中的僵直弹,心中默数着。
【枪林弹雨】:小鬼不要太狂了。】

僵直弹出膛,极近的距离让人无法躲避,落花狼藉再一次陷入僵直。
【枪林弹雨】:不要太狂了。

“这这……这算是郑轩对于锋的挑衅吗?”

于锋看着屏幕,笑了出来。
他想起那之后发生什么了。

【枪林弹雨技能连续甩出,一波将血量只剩十几的于锋带走。
等屏幕上显现出荣耀的字样,郑轩才松了口气,心中还在暗暗咂舌。
他看见坐着正对面的于锋正直勾勾盯着他。
“小鬼,再磨练磨练啊。”】
郑轩正想一鼓作气将落花狼藉的血条刷下,突然,落花狼藉又动了。
“于锋他居然没有中弹!”
【落花狼藉】:够了吗?

郑轩被打得措手不及,随意瞥了一眼对话框,并无太多思考。
直到屏幕上出现荣耀二字,郑轩才缓了缓自己的思维。
够什……

【郑轩离开训练营,发现刚刚那个很难缠的小鬼跟着自己。
郑轩向他招招手,看他迎面跑了过来,问:“你叫于锋?很想进战队吗?”
于锋盯着他没有回答。
郑轩懒散地依在自动贩卖机上,将硬币投入。
郑轩瞟向他,那眼神让他觉得危险。
“想进战队就再多锻炼锻炼,你这意识反应都不差……”
于锋忽然伸出手撑在他面前,猛的贴近他。
碰,碰到了……
唇齿相依的感觉让郑轩觉得脸上发热,大脑中混混沌沌,思维不清。
怎么伸,伸进来了……
舌尖上的追逐战,让郑轩失了智,呆呆地没有反应,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
“够了吗?”
郑轩喘着气,靠在于锋身上,“什么?”
“够了吗?还要再磨,砺,磨,砺,吗?”于锋的眼神追随着郑轩的张合的薄唇。
郑轩在露骨的目光中,忽然反应过来什么,推开他,落荒而逃。】

郑轩脸忽的红了,单手捂住唇,眼神不知往哪放。
平复一下呼吸,返回战队席,向着百花那边瞟了一眼,于锋专注地看着下一场个人赛。

比赛后的场馆很是安静。

郑轩脸上全是水,但水的清凉却带不走他心中的躁动。
“这么久你还没回答我,够了吗?”
抬头看向镜子中的影子,于锋站在他身后,往前一步就能将他拥入怀里。
郑轩不知所措地看着镜中的人,直到那人向前迈出一步,他也像是吓了一跳,后退一步,撞在了一起。

于锋紧拥住他,不想放开。
“我想你了。”

郑轩隔了好半天,才像真正下定了决心似得。
抬头轻咬住于锋的唇瓣。
做完迅速别开头,“够,够了吗。”
“不够,亲一辈子都不够。”

评论
热度(26)

© 青铜者-考试考到不可回收的废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