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水墨丹青(上)

东方法术学院
带路导师叶×带队学生蓝
微喻黄

私设×n
——
0·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

“听说了吗?黄少居然在任务里受伤了!”
“什么?那我们今年谁带队?苏女神吗?”
一下课,嘈杂的热议纷纷响起。
蓝河听着黄少天受伤的消息,面色一白。
没心思再听他人的讨论,蓝河抱起书本急匆匆赶向蓝雨师阁。

“黄……师父。”
蓝河看着面前身上没有血迹、没有绷带、连药味都没有的黄少天沉默着。
还以为会看到一个病恹恹的师父……
哪个混蛋传的谣言啊!
“是蓝河啊,我刚刚还想去找你呢。啊呀果然师徒就是不一样,这么的有默契,上次我跟……”
黄少天的话一说起便停不下来,蓝河无奈着: “师父……” 虽然黄少天是自己偶像而且是自己师父,但事情还没搞清楚,绝不能由着他胡说海说把自己带歪了。
“他们说你受伤了?你有没有什么事?”
“啊?”黄少天哑然片刻,“那是我让人传的啦。这几次跟老冯说要休假他都不给休,好不容易盼了个不那么危险的活动……”
师父我错了,我不该说你是混蛋……
“师父。”打断了黄少天的囔囔自语,蓝河问:“那这次带队的是……喻师公?”
黄少天撇撇嘴,脸上的不满显而易见。
“老冯敢让文州去,我跟他急!我都跟他们说好了,正好你刚好到年纪要进去,就让你带队,嗯……再找老叶带路就好啦。”
“我?”
蓝河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面色有些为难。“这不太合适……”

喻文州扣响了半闭着的门,“少天,小蓝。”
喻文州朝着两人走来,蓝河赶忙让出黄少天面前的位置。
却没想喻文州径直走向他,递给他一长竹筒。
“师公,这是……”蓝河向竹筒中看去,好像是鸟羽。
“学生进入的凭证,拿发给其他人吧。你是这次选出的带队者,就无需凭证了。”
喻文州说着,背后的手悄然向黄少天表达着什么。
黄少天皱起眉,却不做声。
“这……好吧。”蓝河点点头,快步走出师阁。

蓝河一走,黄少天就着急地问出憋在心里的话:“文州你到底给小蓝什么了?进入山海经哪来的凭证?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博箸。”喻文州拉着黄少天的手安抚他急躁的情绪,“凤凰尾羽博箸。”
“什么!那不是保命的……”黄少天瞪大了自己的双眼,手上用力握紧喻文州的手,“你没给小蓝?!”
黄少天急得想冲出去将蓝河拽回来。
“别急,蓝河不会有事,更何况,有叶前辈在。”

王杰希丢给喻文州一竹制长筒,喻文州有些疑问地看过去。
“凤凰尾羽?”喻文州抽出一根博箸来,“博箸?给我做什么。”
“我昨天算了一卦,今年的山海经内不太安定。”王杰希好似漫不经心地擦拭着自己的药箱。
喻文州皱起眉,“这么严重?”
“以防万一。”忽的想起了什么,有些高深莫测地笑了起来,“黄少天那徒弟倒是不用担心,毕竟……”

“有叶修啊。”

1·日中三足乌见者,大旱赤地。

蓝河带着身后的所有合格四年级生,扣响了兴欣师阁的门。
来开门的乔一帆,那个甚至比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年轻的导师。
“都是要进山海经的吗?叶神就在上面。”
乔一帆带领所有人上到顶楼,叶修斜靠在巨鸟一侧,两指间夹着一支烟。
“都到了啊?”指尖轻荡,燃到一半的烟赫然消失,千机伞出现在他手中。
伞尖点地,借力向后一仰,一跳,一个后翻,稳稳落在金乌背上。
“上来。”
逆着光,叶修的身影像是蒙上一层光晕,闪闪发亮,让人移不开眼。
蓝河悄悄捂住心口,缓了缓小鹿乱撞的心,也借了剑的力量让自己越上金乌。
“咦?”叶修没听见以往的聒噪,回头看见身后一人:“小蓝啊。”视线扫过所有人,再次回到了蓝河身上:“今年话痨居然没来。”
……冷漠
被嘲讽了无数次,蓝河只能顶着一张气鼓鼓的脸,不愿与他争执所谓黄少到底是不是话痨的问题。
叶修看着蓝河的模样想要发笑,轻勾起了嘴角。
“坐稳了。”
金乌振翅,浑身金光如同耀日。
千机伞伞尖散出徐徐青烟,上下飘散,渐渐汇聚成一大画卷。

“天地为轴,山川为面,万物依扶桑。”

2·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

金乌忽的一停,下一刻狠狠扎进青烟画卷中,留下一声嘹亮的鸣叫。
呼啸而过的风刺痛了脸颊,蓝河抬起手遮在面前,透过指缝看着身前的人影。
心跳漏了一拍。

渐渐的,风小了,眼前的景象也变得清晰起来。
一棵巨树枝叶繁茂,藤蔓缠绕在树枝上,随着距离越近,蓝河越觉得震撼,一种从心底升起的敬畏充斥着心灵。
金乌接近地面,双翅振起,蓝河紧抓着金乌颈羽一阵摇晃。
金乌停在扶桑前,虔诚地将额头抵在扶桑的新叶上。
叶修也抬起手,指尖轻轻点在扶桑伸出的藤蔓上。
“我又来了。” 叶修回过头,对着蓝河招招手。“今年黄少天没来,这是他的徒弟。”
蓝河看着眼前的藤蔓,学着叶修伸出手。

〔你好。〕
分不出性别的清冷声音从藤蔓传到心底,随之而来的善意让蓝河沉浸在暖洋洋的氛围中。
“你,你好。”

其他学生看到这一幕,也好奇地伸出手,甚至有几个跑到了扶桑树下抚摸树干。
“别跑远啊。”叶修象征性地喊了一声,再次回过头看着蓝河。

〔替我向你的师父问好。〕
蓝河刚想回答,却听见几个人的喊叫,他回过头就看见几个人被千机伞追着打。
其中一个人还是他的搭档笔言飞……
疑惑地望向叶修,叶修伸手召回千机伞,向他走来。 蓝河心跳不住地加快。
叶修从他手中接过藤蔓,和扶桑说了什么。
蓝河没听见,或者说被心跳声淹没的他已经无法听见任何声音。
指尖发烫。
跟叶修碰了指尖的认知让他脸色发红。

“蓝河小朋友,想什么呢?要走了。”叶修的手在眼前晃了晃,蓝河才回过神来,连忙跟上。
“叶神,刚刚他们做什么了?”
“啧,这几个小子……居然想砍一截扶桑的藤条下来。”
蓝河对着冲自己委屈脸的笔言飞翻了个白眼。

我让你皮!

¹

3·黄帝巡于东海,白泽出,达知万物之精,以戒子民,为队灾害。

临近雪山,金乌止不住地长鸣。
笔言飞和蓝河并排坐着,捂住耳朵忍不住问:
“叶神,金乌它是不是……雪山太冷了?”
蓝河听了忍不住捂脸。
这*是神兽啊喂,冷你一脸哦!

叶修看着两个人截然不同的反应,笑道:“他这是激动着呢。”
“当年巫妖大战之时,羲和曾带着金乌躲到白泽的居处避难。”²

话语间,金乌就停在了雪山之巅。
止不住激动,一仰头,一声长鸣。
蓝河一个不稳,随着金乌的仰头从金乌翅膀上滚了下去。
叶修赶忙闪身将他接住,然后瞪了一眼金乌。
金乌委屈。
栽进雪里的笔言飞更委屈。

“这里。”
一声低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远方的雪山上纯白一片,忽然睁开两只眼睛。
叶修抱着蓝河,冲着其他人招呼一声,“走了。”
下一秒已经站在千机伞上冲着远处飞去
“诶?”笔言飞从雪里爬出来,拍拍自己身上被沾湿的袖口,有些诧异地看着有些惶恐,紧拽着叶修衣襟的蓝河。

“睁眼。”
叶修看着双眼紧闭的蓝河,微微有些无奈。
蓝河怯生生地睁开眼,握紧了叶修的衣袖。
好可爱!
叶修一瞬间忘记了呼吸。
【恭喜蓝河小朋友对叶修造成万点伤害】
刚刚想说的话都已经忘在了脑后,一手揉了揉他的头,无奈笑了起来。
“算了,让白泽给你选个陆地神兽。” ³

蓝河躺着白泽身上已经许久,这才有机械螺旋靠近的声音,一个女生手一松,收起机械螺旋踏在雪上。

叶修叼着千机伞化作的烟,收起一直落在蓝河身上的目光,抬起头,看向她。
“速度不错,哪个分院的啊?”
“是百花,叶神!”女生获得了叶神的关注,显得很是激动。
“装备不能全加速度,最主要的是抗性和防御。”
“是,叶神!”
蓝河别过头,看着一片雪白发起呆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萌生出的喜欢。
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的诚惶诚恐。

蓝河被摇醒的时候所有人都到了,他有尴尬地从白泽背上滑下。
从背包中掏出名册和笔,看向叶修。
“开始吧。”
叶修靠坐在乌金身侧,懒懒散散地看着一切。

“霸图,罗青。”
一名身穿气功师衣袍,佩戴着霸图徽章的学生走了出来。
白泽轻轻低下头,将独角靠在罗青的额头。
罗青周身散出了浅色的橙色光芒。
橙色光芒聚集一起,渐渐形成了一个身影。
“狰。”
蓝河将狰写在罗青的名字之后。

“蓝雨,笔言飞。”
笔言飞有些兴奋地睁大眼睛看向抵在自己额上的角。
蓝河好想打他……
斗鸡眼什么的,蠢爆了好嘛!
“精卫。”

蓝河写下全部人的神兽,将名册交给叶修,自己走向白泽。
额间被抵住处有些发凉,蓝河让自己忍住不去往前看。
等了许久也没有听见白泽出声。
白泽的独角轻轻离开,死死盯着蓝河。
不怒自威,看得蓝河后退了半步。
叶修发觉不对劲,出现在蓝河身旁,伸手扶住蓝河。

白泽退回身后的山洞中,用独角推出一只小白团子。
“你的。”白泽的声音气愤又有些无奈,一白泽一转身就翻滚到了蓝河面前。
蓝河明显没有反应过来,“我,我的?”
叶修笑得眯起了眼,“不错啊小蓝,居然把这家伙的崽子拐到手了。”顺手蹂躏一把蓝河的头发。

白泽瞪着叶修,尾巴一扫,成片冰雪洋洋洒洒往叶修身上落去,却在贴近叶修前一刻化作水汽。
“赶紧走。”

一旁,蓝河和小白泽相处地不错。
白泽看起来很庞大,但小白泽却只有几个月小猫大小。
蓝河双手托着它的腋下,将它举到与自己登高。
小白泽先是睁大眼,新奇地看着这一切,然后笑得眯起了眼,拿自己小小的角蹭在蓝河脸上。

一旁的妹子们发出母性的尖叫。
小白泽点亮了为蓝溪阁招揽妹子的技能,当然此技能只适用于它的幼年时期。

1:扶桑有参考绝医里的灵魂树
2:巫妖大劫取自魔祖
3:设定蓝河有轻微恐高

评论(4)
热度(17)

© 青铜者-考试考到不可回收的废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