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鬼】双鬼

题目就叫双鬼
因为就是两只鬼
——
有小可爱(。・ω・。)ノ♡提醒我撞梗惹Σ(っ °Д °;)っ
其实这个梗是我在空间看到的
很多个关于鬼的故事中的一段
emm……这算撞梗吗?(°ー°〃)
——
前后文风可能有些不同……
时间真的过很久了……
——

1
李轩,一个漂泊在人世,装成人的鬼。

常在周围的人看出或发现或猜测他的身份时候,洗掉所有人关于自己的记忆
然后继续流浪。
他问过阎王为什么他不能转生。
阎王只说了两个字——

2
“执念。”

吴羽策反复念着这两个字
眉头蹙起,不悦地在心中念叨:
孟婆汤都喝了怎么可能还记得执念,这是不想让我转生吧。
不知不觉跟随人群来了一处最热闹的街市——
东市。

3
京中新来了一队北部地区的杂耍队

当家的是个长得俊俏的年轻人,听人们说,叫李迅。
这杂耍的技艺是他家祖上辈辈相传的。
而这队中的顶梁柱是他师兄,听说也姓李,但不知叫什么。
大家都叫他——
鬼泣。或是说,逢山鬼泣。
没人见过他的面目。
一个古朴的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口鼻。

4
吴羽策的思绪被身边一声声叫好声打断了。

仰头向前看去——
高台上的人如履平地。
他一定长得很好看。
吴羽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5
“吴羽策!”

喊他的人是他的老板,准确说,是老板娘。
回头,越过层层人海,看见那个人
老板娘戴妍琦冲着吴羽策拼命挥手,生怕他看不见一样。
吴羽策千辛万苦地传过人山人海,被戴妍琦拉着急忙往回走。
“你又忘了你的演出吧!”

6
“演出?”

戴妍琦双手拎起裙摆,快步跑回酒楼后院。
吴羽策紧随其后。
“就知道你忘了!还好这次找到你比较早……”

7
雷霆酒楼最有名的便是楼中央的戏台,和名旦鬼刻。

戏台每月只在月中当天晚上才会真正向宾客展开。
水袖曼舞,轻音旦子,一曲名满京都的《化蝶》。
每月月中,雷霆聚满了慕名而来的人们。
其中不乏有一掷千金妄博美人一笑的浪子。
只是鬼刻,也就是吴羽策,每次演出结束后都会消失地干干净净。
让老板娘和老板也很是头疼。

8
也因此,雷霆很穷。【就是黑雷霆】

除了每月月中的鼎盛时期,几乎没人愿意光顾。
虽然偶尔有较好的客流量,但酒楼大,开支大,所以老板和老板娘还是很辛苦

9
吴羽策看着镜中的妆容,点点头。

“我去了。”
向着盖才捷挥袖,转身前往戏台。

10
肖时钦和戴妍琦很高兴,因为有金主包场。

对方虽然身份比自己还低一等,但出得起这个钱,肖时钦和戴妍琦很高兴。
没错,李迅将雷霆包场了。
知道这个举动后,李轩骂了他好一阵子。
浪费钱!

11
但当吴羽策登场之后,李轩再没有骂李迅的心思。

这人……真好看……
李轩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心跳……

12
吴羽策眼神快速扫过台下几人,心中默念一句土豪。

再仔细看过去,其中一人,是他没见过的。
而那人炙热的目光,快要把他点燃。
脸好烫……
吴羽策一走神,嗓子里迸发出一声破音。

13
李迅看了看自己师兄,又看了看台上有些失神的人,心底了然。

李迅看了看台上的鬼刻,决心帮助师兄了结他的终身大事。
肖时钦看见李轩的眼神,心中警惕。
这,
是要跟他们抢人?!

14
演出的最后,吴羽策水袖轻甩,下一刻人便从台上消失,空留一件薄衫。

一只暗色灰蝶在众人目光之下,缓缓颤动着翅膀,一点点靠近李轩。
李轩瞪大眼,向着灰蝶伸出手。
灰蝶轻轻落在他的指尖,在落下的一霎那,灰蝶仿佛没出现过一般消散在空气中。

15
李轩看向自己的指尖,缓缓攥拳。

目光再次看向舞台之上,异常坚定。

16
全京中的人都知道,虚空的大师兄逢山鬼泣在追雷霆一枝花鬼刻。

除了演出时间,就是在雷霆酒楼内点一壶酒,一盘小菜。
浅饮慢酌,目光频频望向酒楼的大门,希望能遇见心上人。

17
肖时钦其实很开心。

逢山鬼泣自从每日来酒楼里等吴羽策之后。
酒楼的生意越来越好。
其中不乏很多来看他热闹的人。
还有人下注赌逢山鬼泣何时才能追得鬼刻。
而大部分人,是不看好他的。

18
吴羽策其实对这件事一点也不知情。

除了那天对逢山鬼泣有一个较明显的印象后,就再无其他想法。
偶尔想起来那目光,脸上还觉着有些热。

19
其实吴羽策每天都在酒楼里,只是他不喜喝酒,只喜茶。

就在李轩每天饮酒位置的背后。
他一人一桌一壶一杯一卷。
乐得自在。
对于身旁喧闹置若罔闻。

20
直到有天盖才捷将给李轩的酒端到了吴羽策桌上,而给吴羽策的茶则被放到了李轩桌上。

吴羽策正在沉迷书海无法自拔当中。
随手端起杯子便喝。
于是,他,醉了。

21
李轩听见身后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回头往后一看,是醉倒伏在桌面上的吴羽策。

盖才捷跑来拍吴羽策的背,试图唤醒他。
他嗅到桌上的酒气,才发觉端错了壶。
无奈地只能放着吴羽策不管,先将酒壶端给李轩。
“抱歉,刚刚给您拿错了。”

22
“嗯,无碍。”

随口应了一声,目光还是落在吴羽策的脸上。
好像……
好像什么?
李轩也注意到自己眼神有些太直白了。
即使面前是个喝醉的人,也不应这般无礼。

23
收起目光,继续看着酒楼大门。

抬手抚摸脸上的面具。
她……还认得自己吧?
脑海里不知不觉浮现出吴羽策的面孔。
真的好熟悉……

24
从前有座山。
山上有个法师。
和她家刺客成立了烟雨派。
她和她家刺客今天路过雷霆。

25
“小戴,”来人轻笑,“上酒。”

戴妍琦抬头向前看,惊喜道:
“楚姐姐来啦!”
楚云秀目光已经转向四周,李华对着戴妍琦点点头。
楚云秀看到睡着的吴羽策,径直走了过去。

26
“这……是?”抬头望向提着裙角跑来的戴妍琦。

“吴羽策每次一杯倒,倒了就睡。”戴妍琦撇撇嘴。
她还记得第一次他们灌吴羽策酒的时候,还想着让他酒后吐真言,套话来着,结果吴羽策沾酒就倒,吓得他们以为酒里有毒。
“小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楚云秀拉着李华坐到吴羽策旁边的长凳上,与戴妍琦面对面。
“什么?”
“今天月中。”

27
“啊啊啊啊啊!”

一旁吵闹的下注的人都被老板娘的惊叫吓到了,一时间一片安静。
“完了完了完了!”

28
吴羽策面色泛红,像是睡了,问话也不答,叫他也不理;眼睛却是半睁着的,眼中闪着流萤。

吴羽策微微后仰,感觉脑后碰到了什么,便整个人都依了过去。
李轩感觉肩上一沉,刚侧过身,就有一个身影倒在自己的腿上。

29
吴羽策躺得舒服,歪头在李轩膝上蹭了蹭。

迷茫的眼扫过李轩的面庞。
李轩呼吸一顿,心中涌起复杂的情绪,带着点点甜,点点慌张。

30
“啊,抱歉,抱歉!”戴妍琦对着李轩连连道歉。

“……无事”李轩掩去面上的不自在,双手微抖地扶上吴羽策的双肩。
戴妍琦了然地暗笑,“那麻烦你再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31
今天是月中。
月影之中,是谁轻歌曼舞,是谁身姿婀娜。

李轩靠在院外的墙上,墙内是熟悉的戏音袅袅。
抬手轻触自己的唇,最终捂住自己发烫的脸。
“阿策……”指缝露出谁的名字。

32
时间回溯到晌午。

“请帮我把吴羽策搬到雷霆后院。”

33
李轩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第一次知道一个人醉着可以这么撩人,也第一次知道,让一个人醒酒有这么难。
感觉着吴羽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目光不受控制地往吴羽策脸上瞟。
好想……亲一口

34
在经历了肖时钦,戴妍琦等人醒酒汤,醒酒茶,醒酒药等一系列的攻略下,吴羽策终于微有清醒。

“这谁啊?”吴羽策按着太阳穴。
李轩表示内心受到了打击。

35
接近傍晚,李轩再次来到雷霆后院门前。

盖才捷看到这人,有些了然——上午可是这人把吴羽策前辈抱回来的呢。
“您是来找吴前辈的吧?”

36
李轩走进屋内,桌前的人,旦妆于脸,戏衣于身,勾画着脸上的最后几笔。

李轩觉得自己的心跳不受控制。
“鬼,鬼刻姑娘……”

37
吴羽策放下笔,皱起眉,第一次被人叫姑娘呢。

还没说什么,李轩抓住他的双手,凑近了,唇瓣挨着唇瓣,时间仿佛凝住了,静止不动不动。
“吴前辈……”盖才捷一走进便看到这样的画面不由喊出声。
吴羽策这才一把推开李轩,皱起眉瞪了他一眼。
“我去了。”

38
清晰的男声,让李轩终于回过神,冲着吴羽策离开的方向大喊:

“不敢你是吴羽策还是鬼刻,我都喜欢你。”

39
“傻子。”

风中散去谁的轻语。

40
李轩一天天往雷霆跑得更勤了。

盖才捷每天都会放他进吴羽策的房间,再看着他被打包丢出。
“前辈……明天还……”
“让他进吧。”

41
再到后来李轩每天一口一个夫人,甜腻的样子,戴妍琦都不忍直视。

所以戴妍琦决定把吴羽策嫁出去。

42
他们结婚那天,整个京中都十分热闹。

十里红妆,漫天烟火。

43
慢慢的,一年一年过了。
所有人都老了。
雷霆由盖才捷接手,肖时钦带着戴妍琦四方云游。
虚空也完全交给了李迅,李轩和吴羽策在京郊买了院子,过着自在的生活。

44
“老了。”

吴羽策看着面前李轩苍老的脸,伸手抚上李轩满是皱纹的额角。
眼中的温情不减当年。

45
“老了。”

李轩握住吴羽策的手,用有些干裂的唇磨上对方失了青春的手。
眼中的痴迷不减当年。

46
两人都是百岁高龄了,面上不惊,心中却暗暗奇怪。

这天两人做了同一个梦——有个声音一直反复地说:执念除了,就回来吧。

47
梦醒了,吴羽策握紧了李轩的手,眼中流露出了不舍。

再次闭住双眼,却已无了呼吸。

48
吴羽策假死之后,每天躲在院中,看着李轩忙着他的丧事,看着李轩……

变成了鬼魂。
他……和我一样?

49
忽地想起了什么
戏子、艺人
相恋相离相思
化作了执念

50
吴羽策躺着李轩腿上,手抚上李轩指上的冠军戒指。

我的世界冠军。
吴羽策心中一暖。
“李轩。”
“嗯?”
手臂勾住脖颈,唇瓣挨着唇瓣。

——
捉虫看到“李轩瞪大眼”忽然想:我什么时候写王杰希了????
凑齐50!
终于写完了,拖了n久

评论(6)
热度(35)

© 青铜者-考试考到不可回收的废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