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叶修的一天【下】(玻璃渣+糖)

结尾是糖
伞哥生日快乐!
一句话喻黄,一句话肖戴,一句话昊翔,一句话周江,一句话刘卢
——

第一赛季,决赛——
七点,被闹钟吵醒,熟练地从一旁的柜子中取出泡面。
七点二十,家离网吧训练室很近【沐橙住校】,和来得同样早的陶轩打个招呼。
七点三十五,再次看了半决赛的复盘,文件中不多的字反复修改。
八点十分,几乎所有人都到了,训练室里倒是很安静。
十一点二十,做完日常的训练,准备吃饭。
十二点半,收到沐橙消息,说她今天会来看比赛。
十二点三十五,午睡。
十二点四十,梦里有个手持双枪的神枪手。
一点,梦中的少年回过头,说,阿修,加油。
一点二分,梦中的少年远远的站在地平线处,仿佛永远也追不上。
一点三分,梦中的少年消失了,梦醒了。
一点五分,洗脸清醒,从书柜的盒子里找出两张珍存的账号卡,和一本日记本。
一点半,换衣服,和吴雪峰提前熟悉场地。
一点四十,到场馆,场馆中央的投影屏幕显得十分简陋。
一点五十,将鼠标键盘换成自己熟悉的。
两点,对手也到了。
三点半,林杰、张益玮几个也都到了,在划分出的特定场地向他招手。
四点四十,所有比赛成员都到了。
四点五十,粉丝们也都开始了提前的争吵,硝烟的气息,很浓。
六点十一,屏幕上弹出了荣耀两个大字,擂台赛结束了,一叶之秋站在光影间,一身黑甲闪着黑亮的光。
七点,屏幕上就剩两个人了,飚起手速,却邪在空中留下道道残影。
七点零六,龙抬头!结束了第一年的征战。
七点十分,从一旁的后门逃走。
七点二十,接过吴雪峰丢来的冠军戒指,戴在手上。
七点二十二,“你戴无名指?你还真打算跟荣耀过一辈子啊!”笑而不语。
七点半,找到随人群走出的沐橙。
八点二十,站在楼下抽烟,无名者的戒指反出点点火光。
八点二十一,吐出一口烟,烟气笼罩了他的视野,沐秋,我想你了。
八点半,泡面一盒。
八点四十,发现沐橙在用沐雨橙风的账号,而且玩得还不错。
九点,将戒指摘下,不小心划到手指,将戒指放到盒子里。
九点零一,包扎伤口。
九点零二,抽烟,一根接一根。
九点零七,洗漱。
九点十分,睡觉,失眠。

世邀赛决赛——
七点,被敲门声叫醒,洗漱穿衣。
七点二十,习惯性想拿烟,发现都被没收了,只好从抽屉中翻出一盒戒烟糖。
七点半,到餐厅。
七点三十五,吃饭,对面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日常互做手操。
七点五十,肖时钦在和自家小戴打电话。
八点,集合训练室。
八点十二,听张新杰讲解对手,虽然自己并不上场,但还是不自觉活动起手指。
八点四十,日常配合训练,上帝视角观察每个人的操作。
九点半,一叶之秋又被唐三打撞到了。
九点三十二,一叶之秋和唐三打打了起来。
九点三十五,听说是因为唐昊不小心喝了孙翔的六个核桃……啧。
十一点半,日常训练结束,楚云秀和沐橙约了本地选手【已经被他们刷下去的】聊天喝咖啡,方锐和李轩自觉跟上。【自家选手怎么能让国外的猪拱了呢?】
十一点五十,吃饭,听见周泽楷打电话。“江……会赢的……等……好。”
一点,回房间,睡午觉。
一点四十,梦醒,又没有将他留住。
两点十分,开小号,上世界服一区,和魏琛带领的中国玩家征战网游。
四点二十,准备到场地。
四点四十,坐在中国队队伍的角落,摸出衣兜里的戒烟糖丢进嘴里。
四点四十五,全员到齐,对方也全都到了。
五点二十,周泽楷首轮险胜对方的神枪手,那个比卢瀚文还小的小神枪。
六点零六,团队赛开始,公共频道上,瞬间吵了起了,不只是因为黄少天。“阿修,我喜欢你。”
六点零八,随意笑笑,不予理会。
六点零九,“Psychological warfare?”【“心理战?”】
六点十分,“No.”
六点十一,落荒而逃,扑面而来的熟悉直击心底。
七点二十,收到沐橙短信,他们赢了。
七点五十五,含着戒烟糖,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七点五十七,“阿修。”熟悉的语气,却不是熟悉的声音。
七点五十八,“我回来了。”感觉被人从背后抱住,即使身高不到自己胸前。
八点,“苏沐秋……”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在抖。
八点零一,你个骗子……最终还是没说出口。转过身,把对方拥住。
八点二十,回酒店找到全员,沐橙差异地看着苏沐秋。
八点二十五,王杰希看透一切都眼神,叶修觉得有点渗人。
八点二十六,清晰地听见喻文州悄声说了一句: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八点二十七,经过王杰希时,说:三年血赚,死刑不亏。
八点半,回到房间,等苏沐秋的解释。
八点三十二,“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八点三十三,“就是醒来后一直浑浑噩噩,然后清醒时就成了三岁小孩子……”
八点三十四,“你知道一个突然就能说着一口H市方言的三岁英国小孩也多惊悚吗?”
八点三十五,“因为一开始大部分英语看不怎么懂,就投靠荣耀了,毕竟图标还是懂的。”
八点四十,“我左手枪银武叫叶秋,右手枪银武叫阿修。”
八点四十一,他笑得犯规,看过来的眼中,仿佛有着整个世界。
八点四十二,猛的凑近,将他压在墙上亲的发狠。
八点四十三,被反压在床上,有些喘不过来气,他的头靠在肩上,稚嫩的声音低低的笑着。
八点四十四,“阿修,”他抬起头,眼睛发亮。
八点四十五,“嗯?”
八点四十六,“我爱你。”

——
伞哥生日快乐啊

评论
热度(15)

© 青铜者-考试考到不可回收的废铜 | Powered by LOFTER